焦扬网络CEO:电竞行业从产值讲还是起步阶段

2017-10-20 07:47

  12月2日,由一汽-大众赞助的搜狐财经创江湖年度收官落地国家会议中心,围绕文娱新内容这一主题,众多创投界大牛莅临现场,与在场的众多创业者一起围炉论道。同时本次活动还将揭晓2016年一汽-大众中国创客先锋人物评选结果,表彰最具创新步伐的先锋人物。

  焦扬网络CEO莫夏芸在会上表示,我们觉得在整个电竞领域,因为国家的大的政策促进,以及三方不单纯是最早期的游戏公司、第三方公司参与有了直播、有了赛事方,有了游戏公司,所以让整个电竞行业在2016年得到了非常大的发展,这是我目前的看法。但是这个产业从产值来讲还是刚刚起步的阶段。

  主持人(夏毅鸣):我跟刚刚的主持人有同样的问题,因为我们看到今年整个电竞估值超过了35亿,甚至可能更高于这个数字,随着像移动电竞或者是电竞直播纷纷各种品类崛起,其实大家对于整个比较模糊,我想各位从各自领域,包括从赛事IP、大数据、电竞外设以及研发运营的各种角度来看一看现在电竞行业真实的发展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阶段?

  王中成:今年其实宣布电竞圈的融资案非常多,捞月狗也是今年8月份宣布完成了B轮的融资,其实电竞整个行业,我可能接触电竞比较早,我在2002年开始做电竞的赛事,从去年开始到今年,整个行业发展非常迅速,而且因为随着各种,就像沈总这边,因为imbaTV的制作能力非常高,带给用户的这些感受也越来越高,加上游戏公司像《英雄联盟》、《DOTA》等这些电竞游戏进入了这个行业,带动了游戏玩家去参加电竞的项目,我觉得今年的发展形势包括之后的发展形势会越来越好。

  沈伟荣:从我这边角度,我们主要做电竞内容的,赛事又是比较容易和比较多内容的东西,就像刚才几位说的,现在是内容的大浪潮,现在是什么阶段,我可能觉得现在连前20分钟都还没到,可能现在正式开始比赛吧。像我们之前从02年、03年开始,一直做到08年、09年的时候,模式非常模糊,而且游戏的或者电竞这个行业主要的项目也是不停在更新迭代的,因为可能这和传统体育不太一样,我们足球规则是不太会变的、篮球规则是不太会变的,但是我们的项目是会变的,从传统的单机电竞到现在的网络电竞为主,其实这个我只能说刚开始。

  杨沛:我个人在电竞行业应该最早追溯到在大学时期,那时候2000年作为一名职业的《星际争霸》的选手,电竞在那个时代算是萌芽期,没有产业,只有爱好者,一直到目前我们可以说是从《英雄联盟》和《DOTA》这些电竞之后,才有电竞行业存在,这个行业定义的话,我觉得是电竞行业的初期,因为大家可以看到整个行业资本对电竞非常关注,但是我认为这两年很多的电竞公司拿到一些钱,在完善自己的一些业务布局,但是我们认为为什么是初期,第一,从营收角度来说,大家还是输血到造血的转变过程,这个过程还会持续下去。第二,人才储备来说,因为电竞发展这两年非常快,所以导致很多的人才缺少,所以从人才的成熟度来说我觉得整个产业也算是比较初级的阶段。

  莫夏芸:其实这个问题覆盖的知识量非常大,电竞真正的进入到我们的眼球是因为2003年电竞正式的被纳入体育的第99个比赛项目,但是当中的发展一度也中断,包括2006年电竞在上减弱恩量,但是2016年有一个说法是电竞的元年,因为2016年教育部也宣布说可以在高校里面开展电竞的专业,并且如果电竞选手有很好的成绩的话,甚至可以作为特招生进入到大学,国家的体育总局也大力的表示将要发展电竞行业,所以一时间风声水起。

  从市场的参与者来说,我们认为主要是这么几块,第一,直播的领域,直播领域有掀起比较优势的竞争者,像斗鱼大家都知道,虎牙直播,这个视直播的领域。第二,赛事领域。赛事领域也有主要的几大竞争者。像SPN、香蕉文化(音)。第三,游戏公司。像腾讯的《英雄联盟》等等。所以我们觉得在整个电竞领域,因为国家的大的政策促进,以及三方不单纯是最早期的游戏公司、第三方公司参与有了直播、有了赛事方,有了游戏公司,所以让整个电竞行业在2016年得到了非常大的发展,这是我目前的看法。但是这个产业从产值来讲还是刚刚起步的阶段。

  主持人(夏毅鸣):像莫总刚刚说的,国家今年大力提倡电竞行业这个概念,并且在高校设置了相关专业,我们下一个问题是,从人的角度来说,越来越多这些爱玩游戏的人成了社会的主流,是否意味着他对于未来友谊行业是一个很大的增量,或者从盈利来说也常大的空间,从业者来说,专业的游戏从业者应该有怎样的素质?

  王中成:刚刚说到的人一个用户来看,我们今年刚刚对电竞人群做了调查来看,包括我们的用户在内,基本上都是15—20岁之间的用户是比较大的一部分,就电竞来说,我们看以前体育,可能像我们80后以前更多的是传统的体育项目,随着年轻的上升我们可能会关注他,现在小朋友们可能关注更多的是电竞,随着他的成长,他还是会去继续关注电竞,所以可能我们现在很多创业者在做的可能是3—5年甚至更久以后的市场,所以随着这些用户年龄的上升,他的消费能力增加,其实也是会带动整个产业产值的增加,所以刚刚几位都说了,现在只是初步阶段,但是我相信随着我们目前的消费人群年纪的增加,包括不断有新的年轻人的加入,其实这个产值应该说会有一个非常大的增长。

  说到人员数字的问题,其实第一个,国家现在是有了一个学业上的认可或者认识上的认可,其实我们自己作为从业者来说,我们现在人才方面还是蛮缺的,我行新不管沈总这边还是王总、莫总都有这个困扰,因为电影行业刚刚起步没有太久的时间,所以我觉得在不同内容的或者服务的提供商方面,其实是需要有更多的知识的培训,其实我觉得国家能去认可这样或者设立这样一个专业,其实也是看到了不久以后,3年、5年之后电竞行业的一些人才的输出或者给他们做一些造血。

  沈伟荣:刚才那个话题没好意思讲,为什么大家这两年更关注电竞或者电竞更火热,是因为大家的钱,这个钱怎么引起的呢?是因为厂商大家的投入,因为原来的电竞是单机电竞为主,现在是别的,他们可以自主做一些,刚才你也说了,现在的人我们的消费能力强了,现在大量的金和钱是哪里来的,有一大部分是我们贡献的,我们贡献的钱让社会关注的这件事让大家觉得这是一个浪潮,其实联动了主持人的第二个问题,从业者素质的问题,我十年前是一个职业选手,我是一个比较有名的职业选手,拿了比赛得冠军。两方面说,从业的成本会提高,另一方面,从业的门槛会降低,因为很多人觉得我打份工有几百块,但是我打个职业有几千块,第一批很多时候退役之后都比较贴近后面的从业者,我们那批当年的从业者或者当年的选手,本身职业素质就很高,在服务十多年,而且在没有人管理的情况下、没有人扶持的情况下,这个行业本身的能力者就比较少。另外一个方面,退役之后也加入传统的频道做内容、做比赛,会发现另外一个问题。你是找一个懂游戏、了解游戏的人做周边的工作、幕后的工作,还是找懂游戏的人做游戏方面的工作。我自己都试过,我从没有技能开始,我要去学编导、甚至是解说,甚至是构图、后期制作,我自己觉得有兴趣可以做下去,但是很多本身这种专业的人,比如编导专业的、主播专业的过来做相关游戏类型的节目就不一定做得好,我觉得这个跟设立不设立没有关系,我觉得还是跟更多高素质的人参与进来、有兴趣的人参与进来一起去做,才可能更好。

  杨沛:电竞的主流人群肯定是学生为主,应该15岁—25岁之间,但是我们也看到,我们算最早的一批电竞爱好者,现在已经35岁了,依然在从事或者关注这个行业,我觉得电竞是有延续性的,虽然30多岁的人关注电竞,玩的没以前多了,但是不代表他不关注,我认为电竞人群总量在不断的扩充。第二个观点,整个电子竞技业,我们认为人数扩充的最大意义在于,电竞最终会被主流化,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像我跟我的创业合作伙伴Sky这两年创业,其实创业过程中我们发现,很多的互联网创业者甚至很多独角兽的创始人他们过去都是种子选手,当你会发现你在从事电竞的时候,在做异业合作的时候,太多公司的高管和老板都是曾经的电竞爱好者,他们会对你提供很多帮助,包括像聚美优品的陈欧是电竞选手,电竞为什么被主流化呢?原因是在于,越来越多的主流人士在推荐他或者帮助他,这就是我个人观点。第二个观点,越来越多大龄的电竞爱好者,会推动或者帮助这个产业。低龄的电竞爱好者,会让他的参与,会让这个产业的受众更大。到底是专业的人来培养爱好,还是有爱好的人来做,最终一定会出现有一批专业的人才,又热爱电竞和游戏,同时又具备专业的素质,不久的将来会看到。

  莫夏芸:行业的人才是一个缺口,行家和电竞的爱好者总的数量是在增加的,包括直播加入了以后,实际上是加速了电竞影响力的,但是行业人才的缺口是很大的,不管是赛事的组织者、电竞的选手以及直播这个领域更高端的人才,这块是比较紧缺的。

  主持人(夏毅鸣):刚刚几位嘉宾提到的,电竞这个行业来说是存在缺口的,因为几位嘉宾虽然公司都没有成立太久,但是两位创始人都是在圈内非常久的,各位用一句话或者一个关键点来总结一下,对于现在正要在电竞圈创业的人来说,这个圈子可能碰到的最大的坑或者你们踩过的最大的坑是什么?这也是给后来者的。

  杨沛:关于踩过最大的坑,其实我们创业过程中蔡踩过的坑更多是圈外的,更多的在于一个传统的像供应链,像渠道,像销售,各种各样的问题存在,因为是产业外的,相对来说成熟的产业。有点像刚才陈总说的爱好者切入设备,还是专业的设备公司培养他们的爱好,我们成立两年,销售时间是一年,应该没有意外我们12月份月销售额应该是超过1千万套,我们觉得怕的不是障碍,怕的是不是坑,而是你对这个事情是否热爱,以及是否愿意创业的初心?

  莫夏芸:我在2002年就开始接触电竞圈子,一直离电竞非常近的,甚至参与中。上一次我们在一个会议上也专门分享了电竞未来可能会遇到的一些问题,目前来说,大部分的赛事都是第三方的赛事?就是说电竞的IP是短期的资源,尤其是腾讯的《英雄联盟》可能占到了市场份额的60%以上,再小一点的《DOTA》系列,如果有一天腾讯自己说我这个赛事要自己干,我认为这是队目前领域,那天也来了一个新的创业者顺网(音),他讲到一个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他们非常担心他们这个平台,因为他们这个平台上大部分的电竞用户都是腾讯的《英雄联盟》,万一如果说腾讯这样一些超级IP决定要独家或者怎么样的话,对电竞第三方会常大的打击,我觉得IP这个部分常大的风险。我们自己的切入点其实是从移动电竞、轻电竞切入,我们希望能够创造更多的新的电竞的IP出来,我们也看到今年求求大作战也是新的大IP的诞生,更益智的、更休闲的,还有一个轻电竞,未来我们相信在这个类型领域会越来越多,这是我们认为电竞发展最大的坑。

  沈伟荣:电竞创业的门槛相对低,获得的成就感也会比较高,我给大家在想要电竞行业的人的是,在电竞行业可复制的一定是真正可复制运营模式的东西再去创业,因为变量很大。

  王中成:因为捞月狗是做游戏大数据和社交,这两个都很多,因为数据来自于游戏厂商,像抱熊等等对数据支持做的比较好,国内厂商相对来说还比较封闭,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国内厂商能够重视数据这一块带给用户的直观感受,包括可能以后咱们的精彩各方面的东西,社交的更多,因为很多做社交,很多做社交成功公司的创始人在沟通的时候,其实他们也经常在说,说可能他们怎么成功的,其实他们自己也不是特别清楚。

  我觉得游戏和内容来说,我们在座几位老总来讲也都是在这个行业从业了很多年,如何的去对待你的用户,他会给你非常大的回报。

  习:万众一心开拓进取 把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向前进-搜狐新闻[

  婚房没门,父母房间像垃圾堆!一厦门本地女孩远嫁北方,才知老公家竟穷成这样!哭晕在婆家……[

  习在参加党的十九大贵州省代表团讨论时强调万众一心开拓进取把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向前进[